Radio Enemy 013 - JunY Ciao - 8 Questions

by Radio Enemy

/
  • Streaming + Download

    Includes unlimited streaming via the free Bandcamp app, plus high-quality download in MP3, FLAC and more.

      €7 EUR  or more

     

1.

about

主题:8个问题;主持:骏园;2014年9月;上海
topic: 8 Questions; Host: JunY Ciao; September 2014; Shanghai

8个问题,一定与我有关,不一定与你无关
好听,难听,都不是问题,听完,或者跳过
作为一期敌台的节目,我们随时准备窜台

8个问题和相应的曲目如下:

1.在即兴音乐中演奏者们之间的关系是如何被建立起来的?
Barry Guy,Howard Riley,Philipp Wachsmann,“Trio Four”,收录在专辑《Improvisations Are Forever Now》,1979

2.旋律是庸俗的吗?
Derek Bailey,“Stella by Starlight”,收录在专辑《Ballads》,2002

3.是即兴?还是作曲?
Anthony Braxton, “Composition No.91”,收录在专辑《Eugene》,1989年现场录音

4.一个优秀的音乐家,如果不是依赖天赋的话,靠的是什么?
John Cage, “23”, 收录在专辑《3²•23•6•26》,1988

5.技术对于音乐家意味着什么?
Peter Brötzmann,“Watchamacallit”,收录在专辑 《Right as Rain》,2001

6.噪音是如何令人愉悦的呢?
Sun Ra, “Atlantis”,收录在专辑 《Atlantis》,1966

7. 是先锋?还是保守?
Thomas Buckner,“Mother Jones”,收录在专辑《Full Spectrum Voice》,1983

8.到底如何判断好的音乐?
Bill Evans,“Some Other Time”,收录在专辑《Time Remembered》,1962

www.subjam.org/radioenemypage

credits

released September 9, 2014

撒把芥末对骏园的简单访谈

1,你有一两年没怎么活动了,主要是忙家务和在黄山的工作吧?有没有悄悄搞一些创作,孤绝的诗篇那种?
答:去年搬去黄山,在试着让生活变得稳定下来,也是在为之后的工作做些准备。虽然一部分时间是要做奶爸,但是工作也没有完全停下来,算是一个调整期吧。

2,目前在筹备的新的厂牌,第一张出品就是激浪派前辈 Philip Corner 的独奏,接下来有什么想法?会有国内乐手的作品吗?
答:嗯,是的。一直是想做一个厂牌,Philip Corner的作品也是给了我开始的动力。他的作品作为这个出版项目的开篇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虽然,现在也许买唱片的人越来越少,但是出版的工作还是要做的。不去管它是否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和意义吧,就当是留下点痕迹。出版的工作是需要积累的,总之慢慢做吧。也会有国内乐手的作品。

3,上海自由音乐大乐团也很久没有活动了吧,听说有一次乐手排练迟到,就被取消了那场演出的资格,这是一种对自由的守卫吗?
答:目前在上海的时间很少,所以大乐团的工作就搁浅下来了。我是希望大乐团的工作不要因为我离开上海而停止。他们偶尔也还会有一些碰头,但是公开演出目前没有了。大乐团是一个松散的组织,大家各自的事情也都不少,所以一直以来全体聚在一起排练是不容易的。我们之前定了规矩,没有参加演出前的排练就不能参与演出。这主要是为了演出而定的规矩,也是为了演出更有质量。

4,在这期敌台节目中,也算是呈现了你的个人精神背景,自由爵士和前卫音乐,上个世纪二战后的一个高峰,那么你对后来几代人的音乐有什么看法?后来是不是就没有前卫这回事了?
答:后来的人总是在前人的脊背之上。的确,上个世纪的二战前后的那三、四十年是一个高峰。但是我相信后来的人都在努力将工作往前推进,哪怕这个进展十分微小。关于前卫这个词我们碰到的是语言语义上的困扰,因为一用这个词我们就会联系到艺术史上的那个时期,也许前卫是一个不合适的词。但是一定是存在这么一回事,与我们当下的时代不合拍,也就是不合时宜的艺术吧。

5,自由爵士和受其影响的自由即兴,在国内还是有不少的乐迷,但好像你的音乐并不大受欢迎?是因为你演出不流汗吗?
答:这个我也搞不清啊。没做过调查,也强求不了了。

6,激浪派对你影响很深吧?“fluxus festival for very new music” 上的作品,在今天的中国有什么意义吗?是不是人们已经对 very new 免疫了呢?再往脑袋上敲颗鸡蛋,已经没有人愿意看了吧?
答:我一直挺喜欢激浪派的。关于什么是新的?新的有什么意义?我想我们应该先知道什么是历史的和历史的意义。抱歉,在这点上我是挺保守的。不过什么是保守呢?就像上面我们在问什么是前卫的。

7,《开始的开始的开始》出版这么久,现在回头听,还喜欢吗?
答:一直没有回头去听,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它是我那个时间点对之前工作的交待。我想我还是会喜欢的,因为它是真实的,并且我无法再次重复它。

tags

license

about

Radio Enemy Beijing, China

an online radio program hosted by various artists, writers and listeners. edited in Beijing. since 2010. presented by Sub Jam
some topics: experimental music, noise, improvised music, avant-garde music, strange sound, love songs, film music and anything...
... more

contact / help

Contact Radio Enemy

Streaming and
Download help

Track Name: Radio Enemy 013 - JunY Ciao - 8 Questions
撒把芥末对骏园的简单访谈

1,你有一两年没怎么活动了,主要是忙家务和在黄山的工作吧?有没有悄悄搞一些创作,孤绝的诗篇那种?
答:去年搬去黄山,在试着让生活变得稳定下来,也是在为之后的工作做些准备。虽然一部分时间是要做奶爸,但是工作也没有完全停下来,算是一个调整期吧。

2,目前在筹备的新的厂牌,第一张出品就是激浪派前辈 Philip Corner 的独奏,接下来有什么想法?会有国内乐手的作品吗?
答:嗯,是的。一直是想做一个厂牌,Philip Corner的作品也是给了我开始的动力。他的作品作为这个出版项目的开篇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虽然,现在也许买唱片的人越来越少,但是出版的工作还是要做的。不去管它是否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和意义吧,就当是留下点痕迹。出版的工作是需要积累的,总之慢慢做吧。也会有国内乐手的作品。

3,上海自由音乐大乐团也很久没有活动了吧,听说有一次乐手排练迟到,就被取消了那场演出的资格,这是一种对自由的守卫吗?
答:目前在上海的时间很少,所以大乐团的工作就搁浅下来了。我是希望大乐团的工作不要因为我离开上海而停止。他们偶尔也还会有一些碰头,但是公开演出目前没有了。大乐团是一个松散的组织,大家各自的事情也都不少,所以一直以来全体聚在一起排练是不容易的。我们之前定了规矩,没有参加演出前的排练就不能参与演出。这主要是为了演出而定的规矩,也是为了演出更有质量。

4,在这期敌台节目中,也算是呈现了你的个人精神背景,自由爵士和前卫音乐,上个世纪二战后的一个高峰,那么你对后来几代人的音乐有什么看法?后来是不是就没有前卫这回事了?
答:后来的人总是在前人的脊背之上。的确,上个世纪的二战前后的那三、四十年是一个高峰。但是我相信后来的人都在努力将工作往前推进,哪怕这个进展十分微小。关于前卫这个词我们碰到的是语言语义上的困扰,因为一用这个词我们就会联系到艺术史上的那个时期,也许前卫是一个不合适的词。但是一定是存在这么一回事,与我们当下的时代不合拍,也就是不合时宜的艺术吧。

5,自由爵士和受其影响的自由即兴,在国内还是有不少的乐迷,但好像你的音乐并不大受欢迎?是因为你演出不流汗吗?
答:这个我也搞不清啊。没做过调查,也强求不了了。

6,激浪派对你影响很深吧?“fluxus festival for very new music” 上的作品,在今天的中国有什么意义吗?是不是人们已经对 very new 免疫了呢?再往脑袋上敲颗鸡蛋,已经没有人愿意看了吧?
答:我一直挺喜欢激浪派的。关于什么是新的?新的有什么意义?我想我们应该先知道什么是历史的和历史的意义。抱歉,在这点上我是挺保守的。不过什么是保守呢?就像上面我们在问什么是前卫的。

7,《开始的开始的开始》出版这么久,现在回头听,还喜欢吗?
答:一直没有回头去听,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它是我那个时间点对之前工作的交待。我想我还是会喜欢的,因为它是真实的,并且我无法再次重复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