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Enemy 019 - Zhang Liming + Li Pengfei - Little Sound Records

by Radio Enemy

supported by
/
  • Streaming + Download

    Includes unlimited streaming via the free Bandcamp app, plus high-quality download in MP3, FLAC and more.

      €7 EUR  or more

     

1.
2.

about

主题:小声唱片;主持:张立明、李鹏飞;2016年6月;哈尔滨、北京
topic: Little Sound Records; host: Zhang Liming, Li Pengfei; june 2016; Ha'erbin, Beijing

little sound records was existed during 2006-2009. more than 40 titles of 3'' cdr and one usb stick were released. both in limited editions of copies.
it'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label for chinese experimental music, improvised music, field recording art, noise and other sound practices.

a

02:47 - LS001 - HITlike - End II - In
08:17 - LS003 - TMDBBC - FMNight - Warning
13:48 - LS026 - Edwin - In the Memory of
22:36 - LS031 - Jason - 01 - #0000001
29:50 - LS006 - Shenggy - Shenggy is Space Girl - Born to Go, Into Space
35:05 - LS009 - K1973 - 04 - 小胖线
38:27 - LS009 - K1973 - 02 - 小胖线
40:43 - LS036 - Yan Jun - 03 - 15 Minutes in Life
42:14 - LS040 - Xu Cheng - 070527
55:28 - LS042 - 余恨 - 开始开始 - 怒江
57:31 - LS042 - 余恨 - 各种声音和唱歌的女人 - 怒江

b

00:00 - LS9002 - Mapple - 劲 - RYC - Reinvent Your City (张安定)
05:08 - LS034 - Junkyard - Soft - Sah nghi
07:14 - LS030 - Chaka - Gal - Her Father is an Astronaut
07:45 - LS030 - Chaka - Landfall - Her Father is an Astronaut
10:59 - LS005 - Ronez - Generation M - Summer
19:06 - LS028 - PNF & Ronez & DJ Monkey - Live @ Forget It Bar, Guilin
27:07 - LS007 - Yang Tao & Earweego - Improvisation 4 @ KHM Cologne
36:01 - LS039 - Wang Changcun - Goldbach Variations
48:35 - LS9001 - HITlike - Ideology - Little Sound CNY 2007
53:05 - LS018 - No One Pulse - 1# - Panthic

credits

released June 20, 2016

颜峻的三个小问题:
1,有一次我突发奇想,打算把撒把芥末和小声唱片的作品拿到卓越(那时候还不是亚马逊吧?)上去卖,李鹏飞说,不行,那样对精神性的声音(作品)会是一种伤害。那么,经过这么些个年头,你怎么看待这个精神性?它如何在我们的生活中发挥作用?

2,1990年代末以来,我们中的很多人是从某种匮乏,或者说渴望中投身于声音,去下载、创作、交流,有的成为了比较职业的创作者,有的保持着边缘的身份,甚至不为人知。你对两者都比较熟悉,那么你愿意怎样去衡量一个创作者,或者说聆听者?存在一个我们共有的美学标准,或者美学等级吗?或者,有一个不以作品成败而论,着眼于行动和生命体验的标准?那个上千年来不断调整的儒道释美学体系,在什么条件下会帮助你?那个最近一百多年以来的激进(前卫)法则,又如何不仅仅是在解决西方人的焦虑,而和你有了共振?

3,一个从未被其他人听到,甚至没有被作者听到过的,甚至直接生成,从未发声的“声音”(按下录音键后从未回放过的录音、电脑生成的声音、没有监听的用硬件操作的演奏……),也算是声音吗?或者,也算是作品吗?


张立明的回答:
1,今日这些拷贝像是遗产,人们怎么对待遗产呢,一个建议是打包卖出,一个建议是打包拍卖,第三个选择是可在某处收藏馆欣赏永不出现在市面。

2,就如我在节目中所说,实际上两个人无法回忆这个厂牌,需要更多人拼凑细节,如在此处继续峻总提出的问题,则是对“我们”这个词语是否成立的质疑,各创作个体从初至今的状态一直都是文化散沙态的明证,有无数精彩的局部亮点,绝无共同体/流派性形成,就更没法提出共同的美学标准,百年来的前卫法则置我于边缘的边缘,千年的儒释道欺骗我于其莫须有,每个这样的“我”不过是是散沙之一粒,在搞懂西方人焦虑之前自己先制造了一堆焦虑,或者在延续人家的焦虑中缓释了自己青春的力比多,之后立即就洗洗睡了,仿佛创作就是个人生活史中的经历课业,新鲜感会很快结束,激情派会很快解散。

3,幽灵算不算一种生物呢。大概就是类似这样的话题。论其存在与否比定性更重要,如果我认为其存在,他就该在那感官域显形,可是一旦它显形,那就称不上是幽灵;如果我认为其不存在,这种认知又恰好证明了它的属性。。。结果最好的方案是在文本中定义和体验这个幽灵,把握它的潜在性,除此之外想不出所以然了。


李鹏飞的回答:
1、这些声音片段已经是过去的时态了,如果现在拿出来售卖,相信也只有具有收藏癖的人才会买(并不一定听),我们做这个(创作或者制作)并不是为了改变什么,因为他本来就更像是为我们自己服务的,尘埃落定,10年足够把这些片段变成化石

2、所谓“比较职业的创作者”对大众来说依然是边缘的,所谓“比较职业”也是因为他们是进行时,是鲜活的“边缘”,作为听众,在不推荐的纯自我的场景下是非常纯粹的,我的唯一的美学标准就是好听,好听则建立在情绪和共鸣之上,当然也就不用考虑风格;另外在以好听为标准的前提下,创作或者制作则成为了自然而然的事情——用于自我满足或者达成,而且创作本身就存在无限可能

3、这先是由经验达成的想象,然后他是否存在则由是否发生而决定;声音是由物体振动产生的吗?如果是,那么有声音之前必然有震动,有震动则声音必然存在;“作品”之于我的标准还是好听,得建立在情绪和共鸣之上……

tags

license

about

Radio Enemy Beijing, China

an online radio program hosted by various artists, writers and listeners. edited in Beijing. since 2010. presented by Sub Jam
some topics: experimental music, noise, improvised music, avant-garde music, strange sound, love songs, film music and anything...
... more

contact / help

Contact Radio Enemy

Streaming and
Download help

Track Name: Radio Enemy 019a - Zhang Liming + Li Pengfei - Little Sound Records
颜峻的三个小问题:
1,有一次我突发奇想,打算把撒把芥末和小声唱片的作品拿到卓越(那时候还不是亚马逊吧?)上去卖,李鹏飞说,不行,那样对精神性的声音(作品)会是一种伤害。那么,经过这么些个年头,你怎么看待这个精神性?它如何在我们的生活中发挥作用?

2,1990年代末以来,我们中的很多人是从某种匮乏,或者说渴望中投身于声音,去下载、创作、交流,有的成为了比较职业的创作者,有的保持着边缘的身份,甚至不为人知。你对两者都比较熟悉,那么你愿意怎样去衡量一个创作者,或者说聆听者?存在一个我们共有的美学标准,或者美学等级吗?或者,有一个不以作品成败而论,着眼于行动和生命体验的标准?那个上千年来不断调整的儒道释美学体系,在什么条件下会帮助你?那个最近一百多年以来的激进(前卫)法则,又如何不仅仅是在解决西方人的焦虑,而和你有了共振?

3,一个从未被其他人听到,甚至没有被作者听到过的,甚至直接生成,从未发声的“声音”(按下录音键后从未回放过的录音、电脑生成的声音、没有监听的用硬件操作的演奏……),也算是声音吗?或者,也算是作品吗?


张立明的回答:
1,今日这些拷贝像是遗产,人们怎么对待遗产呢,一个建议是打包卖出,一个建议是打包拍卖,第三个选择是可在某处收藏馆欣赏永不出现在市面。

2,就如我在节目中所说,实际上两个人无法回忆这个厂牌,需要更多人拼凑细节,如在此处继续峻总提出的问题,则是对“我们”这个词语是否成立的质疑,各创作个体从初至今的状态一直都是文化散沙态的明证,有无数精彩的局部亮点,绝无共同体/流派性形成,就更没法提出共同的美学标准,百年来的前卫法则置我于边缘的边缘,千年的儒释道欺骗我于其莫须有,每个这样的“我”不过是是散沙之一粒,在搞懂西方人焦虑之前自己先制造了一堆焦虑,或者在延续人家的焦虑中缓释了自己青春的力比多,之后立即就洗洗睡了,仿佛创作就是个人生活史中的经历课业,新鲜感会很快结束,激情派会很快解散。

3,幽灵算不算一种生物呢。大概就是类似这样的话题。论其存在与否比定性更重要,如果我认为其存在,他就该在那感官域显形,可是一旦它显形,那就称不上是幽灵;如果我认为其不存在,这种认知又恰好证明了它的属性。。。结果最好的方案是在文本中定义和体验这个幽灵,把握它的潜在性,除此之外想不出所以然了。


李鹏飞的回答:
1、这些声音片段已经是过去的时态了,如果现在拿出来售卖,相信也只有具有收藏癖的人才会买(并不一定听),我们做这个(创作或者制作)并不是为了改变什么,因为他本来就更像是为我们自己服务的,尘埃落定,10年足够把这些片段变成化石

2、所谓“比较职业的创作者”对大众来说依然是边缘的,所谓“比较职业”也是因为他们是进行时,是鲜活的“边缘”,作为听众,在不推荐的纯自我的场景下是非常纯粹的,我的唯一的美学标准就是好听,好听则建立在情绪和共鸣之上,当然也就不用考虑风格;另外在以好听为标准的前提下,创作或者制作则成为了自然而然的事情——用于自我满足或者达成,而且创作本身就存在无限可能

3、这先是由经验达成的想象,然后他是否存在则由是否发生而决定;声音是由物体振动产生的吗?如果是,那么有声音之前必然有震动,有震动则声音必然存在;“作品”之于我的标准还是好听,得建立在情绪和共鸣之上……
Track Name: Radio Enemy 019b - Zhang Liming + Li Pengfei - Little Sound Records
颜峻的三个小问题:
1,有一次我突发奇想,打算把撒把芥末和小声唱片的作品拿到卓越(那时候还不是亚马逊吧?)上去卖,李鹏飞说,不行,那样对精神性的声音(作品)会是一种伤害。那么,经过这么些个年头,你怎么看待这个精神性?它如何在我们的生活中发挥作用?

2,1990年代末以来,我们中的很多人是从某种匮乏,或者说渴望中投身于声音,去下载、创作、交流,有的成为了比较职业的创作者,有的保持着边缘的身份,甚至不为人知。你对两者都比较熟悉,那么你愿意怎样去衡量一个创作者,或者说聆听者?存在一个我们共有的美学标准,或者美学等级吗?或者,有一个不以作品成败而论,着眼于行动和生命体验的标准?那个上千年来不断调整的儒道释美学体系,在什么条件下会帮助你?那个最近一百多年以来的激进(前卫)法则,又如何不仅仅是在解决西方人的焦虑,而和你有了共振?

3,一个从未被其他人听到,甚至没有被作者听到过的,甚至直接生成,从未发声的“声音”(按下录音键后从未回放过的录音、电脑生成的声音、没有监听的用硬件操作的演奏……),也算是声音吗?或者,也算是作品吗?


张立明的回答:
1,今日这些拷贝像是遗产,人们怎么对待遗产呢,一个建议是打包卖出,一个建议是打包拍卖,第三个选择是可在某处收藏馆欣赏永不出现在市面。

2,就如我在节目中所说,实际上两个人无法回忆这个厂牌,需要更多人拼凑细节,如在此处继续峻总提出的问题,则是对“我们”这个词语是否成立的质疑,各创作个体从初至今的状态一直都是文化散沙态的明证,有无数精彩的局部亮点,绝无共同体/流派性形成,就更没法提出共同的美学标准,百年来的前卫法则置我于边缘的边缘,千年的儒释道欺骗我于其莫须有,每个这样的“我”不过是是散沙之一粒,在搞懂西方人焦虑之前自己先制造了一堆焦虑,或者在延续人家的焦虑中缓释了自己青春的力比多,之后立即就洗洗睡了,仿佛创作就是个人生活史中的经历课业,新鲜感会很快结束,激情派会很快解散。

3,幽灵算不算一种生物呢。大概就是类似这样的话题。论其存在与否比定性更重要,如果我认为其存在,他就该在那感官域显形,可是一旦它显形,那就称不上是幽灵;如果我认为其不存在,这种认知又恰好证明了它的属性。。。结果最好的方案是在文本中定义和体验这个幽灵,把握它的潜在性,除此之外想不出所以然了。


李鹏飞的回答:
1、这些声音片段已经是过去的时态了,如果现在拿出来售卖,相信也只有具有收藏癖的人才会买(并不一定听),我们做这个(创作或者制作)并不是为了改变什么,因为他本来就更像是为我们自己服务的,尘埃落定,10年足够把这些片段变成化石

2、所谓“比较职业的创作者”对大众来说依然是边缘的,所谓“比较职业”也是因为他们是进行时,是鲜活的“边缘”,作为听众,在不推荐的纯自我的场景下是非常纯粹的,我的唯一的美学标准就是好听,好听则建立在情绪和共鸣之上,当然也就不用考虑风格;另外在以好听为标准的前提下,创作或者制作则成为了自然而然的事情——用于自我满足或者达成,而且创作本身就存在无限可能

3、这先是由经验达成的想象,然后他是否存在则由是否发生而决定;声音是由物体振动产生的吗?如果是,那么有声音之前必然有震动,有震动则声音必然存在;“作品”之于我的标准还是好听,得建立在情绪和共鸣之上……